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非洲十大赛道调研报告之五:物流

非程创新  ? 

原标题:非洲十大赛道调研报告之五:物流

作者:非程创新 (微信公众号ID:Future-Hub)

白鲸出海注:本文为非程创新发布在白鲸出海专栏的原创文章,转载须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来源。商业转载/使用请前往非程创新专栏主页,联系寻求作者授权。

本报告以非洲物流赛道作为主题,主要聚焦于非洲物流行业的现状,面临的机遇和挑战,存在的巨大的增长潜力,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的明显增长,以及展望可以继续深耕的领域等。

一、物流总体概述

1. 概念界定

物流是指为了满足客户的需要,以最低的成本,通过运输、保管、配送等方式,实现原材料、半成品、成品及相关信息由商品的产地到商品的消费地所进行的计划、实施和管理的全过程。物流一般由对商品的运输、仓储、包装、搬运装卸、流通加工,以及相关的物流信息等环节构成,并对各个环节进行综合和复合化后所形成的最优系统。对物流的管理就是如何按时、按质、按量,并且以系统最低的成本费用把所需的材料、货物运到生产和流通领域中任何一个所需要的地方,以满足人对货物在空间和时间上的需求。

本文我们主要讨论非洲的四个市场:尼日利亚、肯尼亚、埃及和南非,这四个国家人口体量较大,政府对于基础建设的投资比较重视或基建状况良好,城市化发展迅速,零售业的需求增长较快,是物流行业发展的热门区域。在赛道方面,我们将非洲的物流行业分为跨境物流、中长距离运输、最后一公里运输和地理位置服务商,探讨不同的参与者的发展情况。

2. 宏观环境

得益于近年来非洲城市化快速发展、快速消费品零售业的增长、新分销渠道(电子商务)的出现以及大量基础设施投资等积极因素的影响,非洲物流市场也呈现出较快增长的趋势,有数据显示非洲物流市场年复合增长率约 7.5%,全球仅次于印度和中国市场。根据 Statista 数据,2018 年非洲第三方物流总收入为 276 亿美元,比上一年增长了 14 亿美元。根据 Ken Research 2019 发布的报告,预计到 2023 年,非洲的物流和仓储市场将达到 800 亿美金。

在过去的十年中,全球化和技术发展为非洲物流行业创造了新的机会。在政策方面,很多非洲国家纷纷加大对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改善道路状况及整体交通运输能力。随着非洲 44 个国家签署的《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2021 年 1 月 1 日正式启动生效,预计到 2022 年,非洲大陆各国家间贸易比例将在现在 15% 的基础上增长至 52.3%,这对非洲物流业是一个重大利好。此外,全球最大物流公司 DHL 已进入非洲市场 40 多年。南非本土物流公司 Imperial 业务扩张到非洲很多国家,已成长为国际前 30 大物流提供商,并在南非证券交易所上市。

不过,非洲物流业还存在非常多的挑战和困难。相较于其他发达地区,非洲物流业存在的突出问题包括非洲大陆交通运输基础设施落后、国家间城乡间发展极不平衡、管理与技术水平低、政府监管落后腐败等问题,这导致物流交付时间过长、物流成本过高、货车空驶率高等突出问题。在世界银行公布的 2018 年全球 167 个国家物流绩效指数排行榜中,南非排名 29 名,博茨瓦纳、埃及、肯尼亚、卢旺达、坦桑尼亚、乌干达排名中等偏上(排名 58-72 之间),其他大部分国家排名靠后,非洲最大经济体尼日利亚排名在 100 名之外。

非洲目前 90% 的贸易是通过海运, 2018 年全球港口吞吐量 TOP120 排行榜中,非洲仅摩洛哥丹吉尔地中海港(48 名)和南非德班港(62 名)上榜。西非最大的港口拉各斯港、东非最大的港口蒙巴萨港都存在吞吐量低、基础设施老化和海关腐败等问题,导致清关时间漫长,通过拉各斯进口汽车零部件的时间是德班的三倍。

由于经济中心之间的公路和铁路联系不平衡,商业中心通常相距较远,很多道路网路况糟糕,无法用作贸易路线,这些原因导致物流成本居高不下。据世界银行分析称,在非洲运输货物的成本是发达国家的 2-3 倍左右,运输费用占货物零售价格的 50% 至 75%。根据《谁在全球化》的作者 2015 年的估计,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货物运输成本(单位距离)可能比美国高出 5 倍。另外,由于缺乏精确的地址系统,最后一公里物流成本非常高。最后一公里的平均国际成本约为产品成本的 28%,据估计在非洲达到 35% 至 55%。卡车载货率不高也进一步提高了物流成本,在南非,一辆卡车 40% 的空间是没有得到利用的,而整个非洲 38% 的卡车和 60% 以上的火车在空载。

上一篇赛道调研报告中我们曾经讨论到,电商在非洲面临的困境之一来自物流。2003 年阿里巴巴在中国建立和扩张电商生态时,利用了中国相对先进的城市基础设施,这是中国政府在 90 年代大量投资基建的成果。欧美市场拥有更大的优势,包括强大的国家邮政系统,FedEx 和 UPS 等能提供隔夜送达的最后一公里服务等。反观非洲,整体来讲,基建投资金额相对需求来说仍旧不足,存在 680-1080 亿美元的资金缺口,且国家之间存在明显的不平衡,对电商的发展构成了阻碍,2019 年 Jumia 就因运输和履约成本过高停止了三个非洲市场的运营。

正是由于存在突出痛点,非洲很多国家,都在通过国内外融资不遗余力的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尼日利亚计划在未来 5-10 年内向基础设施领域内投入 200 亿美元。在中国的帮助下,肯尼亚投资建设东非最大港口蒙巴萨到首都内罗毕的蒙内铁路、内罗毕到西部边境城市马拉巴的内马铁路,据远景规划,该铁路还将连接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布隆迪和南苏丹等东非 6 国,总投资将高达 150 亿美金。

在这几年风险资本的流向中,我们看到一些资金流向了轻资产模式的物流科技公司,比如肯尼亚的 Lori System 和尼日利亚的 Kobo360,不过也需要发展型和政策型的金融机构,向重资产领域投入更多资金,加速物流行业的整体发展。

二、非洲物流的市场空间

1. 尼日利亚

过去几年,尼日利亚货运和物流市场一直保持缓慢的增长趋势,在 2018 年世界银行统计的物流绩效指数(LPI)排名中,尼日利亚在 160 个国家中排名第 112 位。

尼日利亚具有多种运输方式:公路、铁路、航空、海运、内陆水道和管道。其中,内陆水道网络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长的网络之一,覆盖 3 千多公里,包括近 50 条河流,但这种运输方式并未得到充分利用。此外,大多数从事运输和物流业服务的机场都缺乏安全保障,铁路运输系统效率低下且不可靠,公路运输在跨境运输货物中起着主要作用。尼日利亚公路的发展仍是以政府投资为主,但相比其他运输方式吸引了更多的外国投资。

尼日利亚道路系统存在着很明显的几个问题,比如缺乏街道命名和房屋编号、地图信息更新不及时、地址系统有缺陷等问题,对物流交付造成了障碍。因此,快递员在到达特定地点(如地标建筑)时经常需要通过 WhatsApp、短信或电话联系买家,买家告知骑手如何到达或者出来接货。

目前的尼日利亚物流的市场竞争是高度分散的,有 DHL、美国邮政(UPS)、尼日利亚邮政(Nipost)等国际和本土公司。近几年涌现出大量的科技公司,比如整合海运服务的 MVXchange 和 Send,解决中长途运输运力整合的 Kobo360,由摩托车出行转向最后一公里配送的 MAX 和 Gokada 等,致力于利用科技手段,解决物流行业不同的细分领域中存在的难题。

在 2017 年至 2030 年期间,尼日利亚政府计划每年花费 GDP 的 3.7% 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具体项目上,尼日利亚政府计划花费 15 亿美元,在占地 3 千公顷的土地上建设机场和最大的深海港项目,用于减少拉各斯附近的交通拥堵,促进高效运输,但受疫情影响,该项目完成时间将延长。尼日利亚与各国之间通过签署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参与西非经共体(ECOWAS)和非洲共同体法律(AGOA)等活动及倡议签订《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协定》(African Continental Free Trade Agreement),改善与邻国间贸易情况,促进贸易和物流发展。

2. 肯尼亚

肯尼亚是东非对外经贸的“桥头堡”和交通运输枢纽。肯尼亚的蒙巴萨港是天然深水港,作为非洲第五繁忙的港口,是东非地区的主要贸易门户,连接肯尼亚与七个邻国。

根据世界银行发布的 2018 年物流绩效指数 LPI(Logistic Performance Index),肯尼亚排名在南非、博茨瓦纳、埃及之后,其全球排名从 2016 年的 42 位,下降到了 63 位(中国排名 27 位)。非洲开发银行公布的肯尼亚基础设施发展指数(Infrastructure Development Index)自 2015 年以来一直徘徊在 25 分(满分 100),甚至低于平均水平 28 分以下。

公路运输在肯尼亚是最重要的运输方式,大约 90% 的货物是通过公路运输的。根据肯尼亚国家公路管理局的信息,在该国共约 17.78 万公里的公路中,只有条件较好的 6.35 万公里公路做了等级划分,最好的 A 级国际干线公路总共只有 7 条,总里程约 3755 公里,其中约三分之一是没有铺设路面的,其他更低等级和没有等级的公路铺设路面的比例更低。从蒙巴萨到内罗毕 400 多公里的路程,载货大货车运输需要 25 小时以上。

近几年,肯尼亚政府也在积极行动以应对存在的问题和外部竞争,巩固其东非地区物流枢纽地位。在中国帮助下建成运营的铁路使得从蒙巴萨到内罗毕货运时间压缩至 8 小时,运输成本下降 60%。蒙巴萨港第三阶段完成后,年吞吐能力将达到 250 万标准箱。在蒙巴萨北部的拉穆将建造第二个港口,年吞吐量为 2300 万吨。在 2019/20 年度政府预算中,为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拨款 4000 多亿先令(约合人民币 250 亿,占发展预算的 50%),其中公路 1809 亿先令(约合人民币 110 亿),铁路和港口 754 亿先令(约合人民币 47 亿)。2020 年 8 月,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命令建立肯尼亚运输和物流网络 KTLN(The Kenya Transport and Logistics Network),将统筹协调肯尼亚港务局(KPA)、肯尼亚铁路公司(KRC)和肯尼亚管道有限公司(KPC)的运营和管理,打通所有关节。

肯尼亚有超过 400 家本地和国际物流相关企业,物流上游服务公司大多是国际性的,控制了大约 70% 的市场份额。货运代理市场高度分散,由众多中小企业组成。政府出台了《肯尼亚海关代理和货运代理法案 2020》,该法案旨在通过消除货物延误、改善货物流通、改善税务机关的税收和降低经营成本,加强海关通关服务,规范货运代理商。

3. 埃及

物流部门是埃及经济发展和增长的主要动力之一,埃及独特的地理位置及不断的基础设施建设,进一步巩固了该国作为重要全球物流枢纽的地位。根据 Statista 数据,2018 年埃及的物流成本达 300 亿美元,第三方市场创造了 25 亿美元的收入。预计到 2024 年,埃及的物流成本预计将超过 500 亿美元,第三方物流市场将保持 9% 以上的增长率。

根据 2018 年世界银行公布的物流绩效指数,埃及在 160 个国家中排名第 67。由于地理位置优越,拥有将地中海与红海连接起来的苏伊士运河,埃及近 90% 的国际贸易量是通过海运进行的,对该国的经济做出了重大贡献。通过苏伊士运河通行的贸易占世界贸易量的 10% 以上,运河通行费是埃及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苏伊士运河区预计将吸引到约 300 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公路在埃及的运输网中也起着关键作用,全国 94% 的货物通过公路运输。尽管近些年随着埃及政府对道路基础设施投资增加,埃及在 2018 年全球道路质量排名中上升到第 75 位,但道路质量仍需提高。

埃及在可持续发展战略《2030 年愿景》中,重点强调了对于运输部门的规划,希望通过建设交通基础设施来推动经济发展。政府计划开发建设塞得港东部地区,到 2030 年将港口的处理能力从 1.2 亿吨增加到 3.7 亿吨;实施总长度为 8000 公里,总投资达 850 亿英镑的国家道路等项目。埃及政府希望建立一个集成的、发达的、可服务全国乃至全球的发展需要的交通物流系统。

埃及物流业的发展除了得到政府支持,还得益于贸易、建筑和零售等行业的发展。埃及连通欧洲、非洲和中东的地理位置,使得其在贸易上有天然的优势。2018 年出口贸易额 276 亿美元,进口贸易额 178 亿美元,国际贸易额不断增长,埃及正在成为主要贸易国之一。建筑业是国内物流业发展的主要原因之一,多年来受内需和投资两架马车同时拉动。目前埃及人口已超过 1 亿,截至 2018 年初,43% 的人口居住在城市地区,市区承受着人口压力,不断进行投资和基建扩张。根据 AMI 和 Global Growth Markets 的数据,2017 年埃及的电商总销售额约为 15 亿美元,预计到 2021 年,将增长 2.5 倍。尽管埃及的电商市场仍处于全球标准的新生阶段,但增速达到 22%,超过了非洲 18% 的平均增长率,物流行业的发展将为电商提供强大的基础设施助力。

埃及的传统物流市场竞争情况较为分散,包括国际和当地参与者,如 DHL,国际货运集团(International Freight Group),Kuehne Nagel,Ceva Logistics,DB Schenker 等公司。为提高竞争力,今年 2 月 DHL Express 在埃及投资了 10 亿埃及镑,购买新车和飞机来加强其空中和公路运输能力。一些公司也在进行技术改进,例如电子数据交换(EDI)、射频识别(RFID)、云存储、自动化机器、机器人技术和电动汽车等,以减少污染、提高生产率和降低运营成本。

4. 南非

南非作为非洲第二大经济体,拥有非洲大陆上最广泛的运输基础设施网络,包括约 75 万公里的道路,约 3 万公里的铁轨,8 个商业港口和 11 个主要机场,其中超过 89% 的货运都通过公路运输。在 2018 年世界银行统计的物流绩效指数(LPI)排名中,南非在 160 个国家中排名第 29 位。物流业在南非经济中发挥了重大作用,2012 年,运输和物流部门对经济的贡献在南非 16 个经济部门中排名第 2。根据 Statista 数据显示,2018 年南非的物流成本达 401 亿美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 10.9%,预计到 2025 年,南非的物流市场将以 4% 的复合年增长率进行增长。

南非政府对物流的基础设施的投入逐年增加,计划为运输和物流等基础设施支出 3,139 亿兰特。政府对物流行业已经出台了一些法规,承运人面临着严格的合规性要求。不过,近年来由于油价上涨,卡车劫持事件频发,以及全球变暖对减少碳排放的要求,这些问题为南非的物流业发展带来了新的挑战。

尽管如此,南非的物流前景仍然被看好。南非作为非洲最大、最富裕的市场之一,有非洲最发达的零售业。在南非,约有 420 万家庭是月收入在 190-570 美元的中产阶级,占到总人口的 30%。在疫情的影响下,线下零售业受到比较明显的冲击,不过许多消费者转向了网络购物,封城期间在线消费的人数和交易量都有明显增长。电商的持续增长离不开物流的完善,同时,电商的增长对物流的发展水平提出了更高的需求,将进一步促进物流在南非的发展。

三、非洲物流的细分领域和代表公司

非洲物流领域占据统治地位的依然是国际巨头,比如 DHL,UPS,Kuehne + Nagel, DB Schenker Logistics,DSV 等。在非洲,大的外国玩家都积极做出了本地化的应对,比如 UPS 针对中小企业的客户做了更智能和简易的处理,DHL 收购了电商公司 Link Commerce 的少部分股权,以建立自己的 DHL Africa eShop。

数百家科技公司正在着力解决非洲物流领域的问题,体现出来的几个趋势:整合分散的物流资源,通过数字化的形式实现管理和跟踪订单;进一步拓展连通性,包括将农村区域与供应链联系起来,缩小城乡间物流资源的差距;继续完善最后一公里配送,尤其是在疫情封锁的前提下,日用品杂货和药品的配送订单增长显著;作为技术提供商,在非洲地理位置系统不准确的前提下,为物流公司提供地理位置服务。

发7.png

图源:briterbridges.com

1. 跨境物流

跨境物流的复杂性在于:1)操作及分拨环节多,包裹遗失和破损概率高;2)涉及清关环节,清关繁琐,尤其是不合规的灰清;3)整个操作链条涉及多个环节外包给物流商,无法做到完全自主可控;4)流程环节多,信息化难度较大;5)距离长、中转环节多,时效慢(跨境物流平均时效在 13 天左右);6)跨境退货处理繁琐、困难。

该细分领域的科技公司,为涉及到跨境运输的所有服务(清关,保险,海运,仓储,境内物流)等服务进行打包及数字化,以降低交易成本,透明化价格和实现交易追踪。

泛非洲

. 赛拾

1997 年成立于中国,专注中东与非洲的一站式货运服务已经耕耘多年,提供空运、海运、仓储、电商供应链等服务。

. 速达非

成立于 2019 年,通过在非洲本地建设区域分拨中心、海外仓、营业网点、自提点,部署智能快递柜等,致力于搭建覆盖中国——非洲最后一公里的物流网络。目前,其空海运网络已覆盖非洲 50+ 国家。同时,已在尼日利亚、肯尼亚、加纳和乌干达上线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未来 1-2 年将陆续拓展到摩洛哥、埃及等北非国家,为中非客户提供全程可追踪、经济高效的一站式物流解决方案。

尼日利亚

. Send

跨境物流服务整合供应商。对于有跨境物流需求的客户,Send 负责整个物流过程,整合各个环节的合作伙伴:拣货、打包、国际运输、清关、国内运输、最后一公里等,提供价格透明、便捷、易追踪的一站式物流服务。获客方式主要为通过 Instagram 联系有跨境物流需求的卖家,也直接向进口商和大企业客户介绍产品,同时做一些线上推广。已经从 Y Combinator 毕业。

. Oneport 365

2019 年 11 月上线,尼日利亚跨境物流一站式整合解决方案,提供海运、清关、保险、仓储、境内运输等服务。自上线以来,已经处理了超过 1.3 万吨的集装箱货物。创始人于 2016 年创立了 Logigrains,拥有尼日利亚海关服务(NCS)和尼日利亚铁路公司(NRC)颁发的货运代理和物流许可,为金融机构和一些非洲顶级矿业公司提供客户经纪服务。

. MVXchange

2019 年成立,向能源客户推出服务 Energi,将其船舶租赁需求与可以提供运力的船只 OSV(Offshore Support Vessels)相匹配,平台已经搭载了西非 OSV 船只运力的 15%,帮助客户将搜寻船只的时间从 36 小时以上缩短为 6 小时,按照固定且可预测的比例收取佣金,而不是随意的加价(markup)。现在推出新的产品线 Transit,向更多的中小贸易商提供数字货运预订管理及信贷服务。2019 年从 Oui Capital 获得 10 万美元融资,后续的投资人还包括 Kepple Africa Ventures 和 Founders Factory Africa。

南非

. Buffalo

中国团队在南非开展的全链路物流服务,包括中国与南非之间的一站式物流服务和南非境内的物流配送。已经获得原子创投和大观资本的投资,团队具有比较丰富的物流行业经验,在南非长期耕耘,取得了明显的进展。

塞内加尔

. Ouicarry

塞内加尔跨境运输物流企业,有针对个人和企业的方案,服务包括打包、运输(海运和空运)、清关、配送等,并支持网络支付和订单追踪,根据重量、容积、运输方式收费。目前平台上的运输工具包括卡车和摩托车,大部分订单来自于从中国有进口需求的中小企业。2017 年完成 30 万欧元种子轮融资,投资人为 Teranga Capital,2019 年获得政府 15 万欧元支持。

2. 中长距离运输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绝大多数道路维护不善,还有大约 53% 的道路仍未铺设。但研究表明,道路状况不佳不一定是高昂内部运输成本的主要决定因素。非洲的许多公路路线并未得到充分利用,卡车经常短距离行驶或仅承载少量货物,没有获得潜在的规模效应,内陆运输价格仍然很高。货车主和卡车车队,是一个极其分散的市场,主要依靠传统的人工撮合方式匹配托运人和承运人,匹配效率低下,沟通成本高昂,无法合理地分配货运能力。科技公司致力于以平台化的形式,改造和重塑该细分领域,主要方案是整合卡车货车等中长距离运输资源,数字化交易流程,减少中间商,透明化成本,并实现全流程的追踪管理。

尼日利亚

. Kobo360

2017 年成立于尼日利亚,旨在为端到端的长途货运业务开发高效的供应链,对接卡车主、司机和货主。平台上目前有 1 万名司机,客户包括联合利华、DHL 和 Honeywell 等。同时,也为卡车司机提供信贷服务 Kopay,保险产品 Kobosafe,驾驶服务 KoboCare 等。已累计融资 3700 万美元,投资人包括高盛、IFC、TL com 和 Y combinator 等。

发8.png

Kobo360 的卡车

肯尼亚

. Lori System

2016 年成立于肯尼亚,现已扩张至乌干达和尼日利亚,平台对接卡车司机,车队和企业客户,提供灵活透明的供应链管理系统,所有订单都可以追踪,自动开具发票,司机还可以获得燃料小额信贷。已经完成 A 轮融资,领投方为中国的高瓴资本和清流资本。

. Amitruck

2019 年成立于肯尼亚,卡车司机与货主可通过该公司网页或 APP 直接联系,货主对比卡车司机的评价、经验和价格,选择承运方。平台包括摩托车到 28 吨卡车等各种类型运输工具,服务的客户包括 Twiga Foods 和 Sky.Garden 等企业。在过去的 12 个月内业务增长了 300%。2020 年从 Greentec Capital 获得融资。

埃及

. Trella

2018 年成立,埃及版“货拉拉”,是一个帮助托运人对接承运人的平台。相比传统线下的方式,该平台价格更透明,提供质量可靠的承运人,并实时跟踪运输。2019 年 pre-seed 轮融资 60 万美元,领投人为埃及著名早期投资机构 Algebra Ventures。之后入选 Y Combinator 夏季营,2019 年末收购本地竞争对手 Trukto。创始人 Omar 之前负责 Uber 在中东的启动和拓展,联合创始人在 Vezeeta 和 Olx 工作过。埃及物流行业目前的现状是缺乏整合和透明度,利益相关者对于科技能否重塑这个行业还不够有信心,Trella 通过保证货车司机一定程度的需求,让利于货车司机,逐渐建立信任。

科特迪瓦

. Kamtar

科特迪瓦版的 Kobo360。平台整合了卡车和厢式货车等运输工具,是着眼于中长距离的物流公司。西非物流市场整体规模有 50 亿欧元,从启动初期,该团队就着力于站稳脚跟后的区域扩张,目前已扩张到塞内加尔。85% 为企业客户,包括 Jumia、联合利华等,其余为 C 端客户,主要为农民。平台整合了 4 千名司机,付款通过 Julaya 的支付解决方案,平均运输时间在 2-4 天。

加纳

. Trukr

一家毕业于加纳 MEST 孵化器的初创公司,业务模式类似于中国的货车帮,尼日利亚的 Kobo360 和肯尼亚的 Lori System。Trukr 平台对接货车主和托运人,在货车上加装追踪工具,提供可视化的工具,实时更新订单状况及货车位置。每笔订单抽取 15% 佣金。已经获得 MEST 种子轮资金 10 万美元。

南非

. Parcelninja

在南非为电商企业提供外包的一站式物流解决方案,诸如订单管理、仓储、提货和包装等服务,还具有用于实时跟踪,报告和分析的功能。该公司通过其合作的快递公司网络提供最后一英里的送货服务。客户包括 Superbalist、WantItAll、Grabit、DCStore、Juniva、Action Gear、Kids Emporium 和 Flook。

3. 最后一公里运输

在物流的整个链条里,最后一公里运输是将商品配送到终端客户手中的最后一个环节,是攸关客户体验的关键节点。在非洲,最后一公里配送是电商的痛点和物流的难点,是物流各种业态的汇聚点。科技公司在这个细分领域的解决方案主要为整合摩托车和骑手等短距离运输资源,提升响应速度和配送效率,为 B 端或 C 端客户完成短距离配送。

泛非洲

. Jumia Logistics

2020 年 11 月 Jumia 准备向 11 个非洲国家市场的第三方开放自己的物流配送服务,以实现盈利。Jumia 目前的物流网络拥有 11 万平米的仓库,庞大的卸货站和取货点网络,以及 300 多个快递合作伙伴。

埃及

. Bosta

2017 年成立于埃及,为电商公司提供隔天达的配送服务,同时也处理现金收款和客户退款等业务。声称交付率为 97%,已经为超过 5 千家企业提供服务,每月包裹量 15 万个,业务在过去的 12 个月内增长了近 10 倍。已经获得 250 万美金 A 轮融资,投资方为欧洲快递巨头 DPD Group 和埃及支付公司 Fawry。

尼日利亚

. Sendbox

为尼日利亚电商公司提供物流基础设施服务,主要为物流+支付托管。与第三方物流 DHL、FedEx 和其他物流提供商合作,客户可以通过其平台预订并跟踪交易,价格上有折扣。物流服务抽佣 25%, 支付托管服务抽佣 2%。

. Gokada & Max.ng

Gokada 和 Max.ng 是尼日利亚摩托车网约车的两家明星公司,由于 2020 年拉各斯的禁摩令,两家公司的网约车业务陷入停滞。目前已经转向针对 B 端的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该领域面临传统物流玩家 GIG delivery 和 Red Star Express 的直接竞争。

是5.png

Max.ng 的快递小哥

是6.png

Max.ng 配送服务的摩托车

肯尼亚

. Sendy

2015 年成立,目前在肯尼亚,坦桑尼亚和乌干达运营,为企业客户提供最后一公里配送和同城快递服务。平台上整合 5 千辆包括摩托车、卡车、货车等在内的运输资源,客户包括联合利华、Safaricom、Copia、 Jumia、DHL、Toyota 和通用电气等。累计融资近 3000 万美元,投资人包括 Atlantica Ventures、Toyota Tsusho Corporation、Goodwell Investments 和 Safaricom Spark Fund 等。

. Bwala

2017 年成立于肯尼亚,2019 年日订单 700-850 单,累计完成了 10 万单,客户主要是电商、零售商和制造企业。主要通过众包模式扩张,目标为肯尼亚拥有 2 千个代理。已经从 Bosch 和 Founders Factory 的加速项目毕业,拟开启 A 轮 500-800 万美元融资。

塞内加尔

. Paps

塞内加尔最后一公里物流配送公司。B2B 模式,客户包括运营商、药房、银行、快消品销售商 FMCG、电商等。平台整合司机和车辆(500 辆+,包括摩托,卡车和篷车),收取配送费的 30% 作为佣金。疫情期间增长率 15%,接下来将在加纳和科特迪瓦扩张。

南非

. Picup

南非的众包最后一公里物流服务商,包括 90 分钟达,当天达和国内配送。收取骑手订单的 30% 作为佣金。

4. 地理位置服务商

非洲缺乏国际街道邮编系统,地理位置信息不准确。相比发达国家,非洲国家有个人家庭邮寄地址的比例只有 36%。地理位置信息的落后,影响了电商和物流行业的发展,送货员需要和收货人时刻保持联系才能将货物送达,大大影响了配送效率。一些科技公司,以地图服务商的角色切入该赛道,为物流公司和电商公司提供地图服务,降低物流配送时间。

肯尼亚

. MPost

2015 年成立于肯尼亚,MPost 与肯尼亚邮政及 Safaricom 合作,用户可通过其手机号获取专属虚拟邮政信箱地址,当快递包裹或信件到达实体邮政点时,用户会收到短信提醒,并选择是否去邮政点自取或送货上门。已经有超过 4 万名用户通过 MPost 收取 2.2 万个包裹,用户留存率高达 85%。已扩展至乌干达,并计划开拓卢旺达、博茨瓦纳和南非市场。已经完成 A 轮融资 190 万美元。

. OkHi

2014 年成立于肯尼亚,面向企业级用户(电商、外卖、出行等),提供基于谷歌系统的更精准的地图服务(消费者可以上传图片,自定义地理位置等),目前已经标记 10 万个地址。

加纳

. Snoocode

成立于加纳,创始人曾有英国军方背景。通过该应用程序,用户可以借助地理编码技术生成其数字地址,可以向他人发送他们所在位置的代码,该代码取代了街道名称、门牌号、区域,使教育程度较低的人们更容易使用。

四、非洲物流的前景与展望

物流初创公司在 2019 年融资项目数和融资额都创造了历史最高值,23 家物流初创公司获得了融资,比 2018 年增长了 91.7%,总资金增长了 264.6%,达到近 7 千万美元。资本的助力,将成为物流行业发展的催化剂。在自由贸易协定的大背景下,非洲物流行业面对的很多挑战,将随着对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的投资、政策的关注、资本的扶持、科技的革新而得到逐步缓解。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
骚虎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