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白鲸出海 > 资讯 > 正文

埃塞俄比亚创投市场调研报告:非洲即将快速升起的新市场

非程创新  ?  ?  原文链接

作者:非程创新 (微信公众号ID:Future-Hub)

白鲸出海注:本文为非程创新发布在白鲸出海专栏的原创文章,转载须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来源。商业转载/使用请前往非程创新专栏主页,联系寻求作者授权。

本次报告国家为埃塞俄比亚,非洲人口第二大国,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并持续吸引了中美科技企业家的关注。2019 年 10 月,马云访问埃塞,成为阿里巴巴 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倡议在非洲的第二个落地国家;2019 年 11 月,Twitter CEO Jack Dorcey 也来到埃塞俄比亚考察。我们认为,庞大而年轻的人口、基础设施的提升、政府改革的意愿,提供了非常利好的宏观环境,移动支付、电信增值服务、出行等赛道将迎来新的机遇。报告涵盖国家宏观环境、本地创投生态、8个赛道及代表公司等内容。

一、宏观经济晴雨表

1. 新政改革吸引外国资本,营商环境有所改善但仍然有待提高。

长久以来,埃塞俄比亚受殖民影响较弱,保持着相对独立和封闭的体系。和邻国活跃的外资投资和对外贸易不同,其政府曾拒绝向外国和本地投资者开放金融、电信、能源、电力等关键部门。根据世界银行的营商便利指数显示(Doing Business Index),2019 年埃塞俄比亚在 189 个国家中排名第 159 位,较 2018 年略有提升,但仍远低于撒哈拉以南地区的平均水平。

不过,埃塞政府已意识到改革对于经济社会转型增长的重要性。2018 年 4 月,前军官阿比·艾哈迈德(以下简称阿比)出任新总理,在国内推行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经济政治改革,包括开放经济、重组内阁、释放政治囚犯、和僵化了 18 年的邻国厄立特里亚交好等等。一方面,国家政策引导重点支柱产业发展,并用受过良好教育、低薪且无工会组织的劳动力优势吸引跨国公司投资。另一方面,放松了对国家安全的控制,邀请政治和武装反对派团体从流亡中返回,释放了数千名政治犯,并允许更大程度的新闻自由。在阿比的带领下,埃塞俄比亚结束了与厄立特里亚长达 18 年“没有和平,没有战争”的僵局,大大降低了发生冲突的风险,阿比也因成就此获得了 2019 年诺贝尔和平奖。而且,由于埃塞俄比亚是内陆国家,与厄立特里亚交恶期间只能使用吉布提的港口。新的和平协议将有利于埃塞俄比亚通过厄立特里亚的港口进行对外贸易。

然而,大刀阔斧的改革动了一些人的蛋糕,再加之有些地区有历史遗留的种族和宗教矛盾,这两年发生的一些小规模的冲突,可能也是大选前各方势力的斗争。不过,埃塞俄比亚人民革命民主阵线(也就是阿比所在的执政联盟)已经从 90 年代执政至今,2020 年大选继续执政悬念不大,所以总体上来说,改革的步伐不太会受到影响。

2. 经济正经历高速经济增长,几个关键行业从政府垄断走向对外开放。

埃塞目前仍属低收入国家,人均 GDP 为 770 美元,低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平均水平 1574 美元,但自 2000 年来,经济增长趋势已远超邻国,成为非洲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据世界发展指标(World Development Indicator)显示,在 2000 年至 2018 年之间,埃塞俄比亚 GDP 年增长平均高达 6.8%,按 GDP 总量体量来说,是非洲第七大经济体。在过去二十年中,埃塞俄比亚的经济增长主要受政府对基础设施投资的推动。农业转型、增长制造业和服务业也是近年来埃塞政府经济改革的重点目标。在其政府的第二个增长与转型五年规划中,计划到 2025 年,成为低中等收入国家。

2.png

(数据来源:世界发展指标)

从重要经济部门改革进程来看,阿比的重大举措之一就是推进私有化。2018 到 2019 年间,埃塞俄比亚政府相继允许外资进入物流、能源等原来政府垄断的行业。而长期被埃塞国企垄断的电信行业也将发放两个牌照给新的市场参与者,Ecnonet、MTN、Vodacom、Orange、Etisalat 英国Vodafone 等均已表达参与竞标的意向。可以预见,未来埃塞俄比亚经济开放程度将进一步扩大。

虽然改革大刀阔斧,但埃塞经济的结构性阻碍还是不能忽视。持续温和贬值的本地货币比尔(Birr)、封闭的金融系统、外汇和资本市场管制带来系统性外汇储备不足。埃塞俄比亚政府的外汇储备仍处于较低水平,截至 2018 年中旬,其外汇储备约为 34 亿美元,只够支付不到两个月的进口额。所有向国外的付款都需要许可证,并且所有外汇交易都必须在国家外汇管理局(NBE)监督下的授权进行。NBE 已将大部分外汇交易功能委托给商业银行,但仍保留批准大量外汇分配的权限。由于外汇严重短缺,NBE 法规要求商业银行将外汇分配给进口商。在争夺外汇机会时,通常优先考虑国有企业和政府资助的基础设施项目。外汇紧缩最近更加加剧,尤其是在非优先领域的投资者。外国投资者的任何资本流入均需要在埃塞俄比亚投资委员会(EIC)进行确认和注册,利润返还和股息以及其他付款需要遵守 EIC 和 NBE 的规定。2019 年 11 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批准了为期三年的 29 亿美元贷款,重点支持埃塞政府解决外汇短缺的问题。

3. 非洲第二人口大国,年轻劳动力资源充沛,整体社会消费水平还有提升空间。

作为仅次于尼日利亚的非洲人口大国,埃塞俄比亚目前有1.1 亿人口,其中首都 Addis 接近 800 万人。年平均人口增长率为 2.6%,预计到 2050 年,埃塞俄比亚人口会超过到 1.8 亿,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而且,人口结构年轻化也是埃塞的特征之一,有超过五分之二的人口年龄小于 15 岁,而活跃的适龄劳动力人口达 5400 万人。目前埃塞人口识字率为 49%,阿姆哈拉语(Amharic)是本地通行的语言,英语使用人数也不少。如何给予年轻人必要的教育和技能,解决庞大青年群体的就业问题,而不是重返贫困,是埃塞社会持续发展过程中需要解决的挑战。

3.jpg

(埃塞首都市中心,图片来源:allaboutETHIO)

与劳动力充沛相对应现象就是,本地的蓝领工人工资水平较低。根据纽约大学 Stern 学院的研究,埃塞俄比亚服装厂工人的月薪平均为 26 美金,远远低于肯尼亚(207 美金)和南非(244 美金),可支配收入决定了本地较低的消费水平。

4. 电信和移动支付改革将释放数字经济潜力。

相较于落后的交通、电力基础设施,埃塞的电信基础设施发展迅速。手机持有人数自 2008 年来高速增长,目前已超过 6400 万。人口中智能手机渗透率为 15%, 约有 1600 万人能用智能手机,位居世界 38 位。自 2011 年以来,传音在埃塞销售的每部手机都在其位于首都郊区的工厂组装,员工将深圳制造的屏幕、电路板和电池组合在一起。可预见的是,未来埃塞俄比亚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和用户都会进一步增长,为基于移动互联网的科技创新提供必要的土壤。

4.png

(数据来源:Statistia)

随着埃塞俄比亚电信垄断的结束,外资运营商可以进一步为移动用户提供增值服务。国有的 Ethio Telecom 作为曾经唯一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网络质量有待提升,2019 年 6 月的互联网关闭(因某地方州的政变)更是给埃塞俄比亚经济造成了数百万美元的损失,并使众多企业陷入瘫痪。不过,随着电信市场逐渐对外资开放,可以期待通过市场竞争提高电信服务的质量。目前,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有 2G / 3G 和 4G 连接选项,速率有所提升,数据、语音、短信资费也有所下降。

除了电信行业改革之外,移动支付也将迎来新机遇。今年,埃塞央行已批准本地的非金融机构向埃塞居民提供移动支付服务。在此之前,只有银行和小微金融机构(MFI)可以提供此类服务。新规自 4 月 1 日起正式有效,要求移动钱包账户月不超过 3 万比尔,单日交易额不超过 8 千比尔,单月不超过 6 万比尔。可以预计,移动支付将为埃塞俄比亚数字经济的创新应用打开大门,巨大的人口基数和年轻人群体将有助于实现规模化发展。

5. 外商投资环境有所改善,注册、分红仍受监管部门高度关注。

随着政府新政的施行,外国投资者可以进入埃塞投资,并可享受一定的优惠。以前,外资要在埃塞俄比亚投资公司,最低投资额是 20 万美元,但接下来会降低至 10 万美元。如果是与埃塞本地投资者进行合作,最低投资额降低至 6 万。同时,工程、建筑、会计、审计和项目咨询领域,最低投资额的门槛还可以更低。另外,对于出口占产量 75% 和将股息和红利再投资的投资者,还可以豁免最低投资额。

在法律和监管层面,外资进入埃塞,都绕不开埃塞俄比亚投资委员会(EIC)。虽然最近对外国投资监管有放松,但管辖权仍高度集中在 EIC。一方面,外国投资者的任何资本流入均需要在 EIC 进行确认和注册,利润返还和股息以及其他付款需要遵守 EIC 和 NBE 的规定。另一方面,外资尚不可进入金融/银行业,信贷业务类的金融科技公司进入仍然有壁垒。

二、创投生态全面解读

创投生态发展滞后,投资机构极少,但变革正在发生。

由于之前较强的监管和封闭的市场,外资受到严重限制,经济活跃程度也受到影响,科技与创投的发展都远远落后于南非、尼日利亚、肯尼亚和埃及。但是,随着政府新政的施行,更多外国投资者可以参与到各个领域。埃塞俄比亚现有投资机构主要针对农产品加工和制造业等行业,针对互联网和新经济初创公司的投资人几乎寥寥,和东非邻国相比,并不是资金追逐的热门区域。

5.jpg

(数据来源:Briter)

创业公司数量少,竞争小,融资困难。

创业公司数量比较少,由于没有外资进入,所以发展到 A轮之后的科技创业公司比较有限。创业公司为了吸引投资,多数同意向投资人分红。这也是埃塞初创科技公司常见的退出方式之一。

孵化器、共享空间长期存在,积极贡献力量。

埃塞的孵化器及共享空间数量并不太多,投资孵化的项目主要从概念阶段开始,面向的对象主要为大学生。由于埃塞俄比亚的创投生态还处于早期,没有数量多、质量高的成熟的初创公司,孵化器需要从概念阶段就开始对创业者进行辅导和培训。

IceAddis:于 2011 年成立,是埃塞俄比亚最大的孵化器,当初成立的目的是为埃塞俄比亚的初创公司建立协作网络。IceAddis 提供办公空间,为年轻创业者(主要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提供辅导和支持,以提供的资源换取 10% 股权,目前还没有成功退出的案例。在埃塞创投市场,种子轮资金非常难募集,只有很小一部分的本地投资人对创投企业感兴趣,而且会要求 70% 以上的股权。另外,由于埃塞市场比较起伏,不够稳定,红利分配是比较常见的退出方式,需要等待 3-5 年。

6.png

(非程创新团队与Ice Addis创始人Markos Lemma)

BlueMoon:埃塞著名孵化器和办公空间(BlueSpace),2017 年成立,主要关注的赛道有农业科技、新兴技术、区块链、3D、AI、大数据。从项目的 idea 阶段就开始介入支持,提供 1 万美元的种子轮资金(占股 10%),对创业者进行培训和辅导,6 个月后,举行项目路演活动(Pitch Day),邀请各位天使投资人,对优胜者继续投资 5-20 万美元。项目创业者主要为大学毕业生(埃塞每年有约 50 万大学毕业生,政府提供低息贷款以支持创业,不过目前大学生的创业项目都不够有科技含量)。投资组合中包括著名出行公司Ride。

7.png

(非程创新团队与BlueMoon团队成员)

iCogLabs:iCog Labs 是一家位于埃塞俄比亚的研发公司,与国际 AI 研究团队合作,为全球客户提供外包的技术服务。核心专长是人工智能,包括基于机器学习的数据分析、计算语言学、计算机视觉、移动机器人和认知机器人等。目前为国际 AI 开发团队提供经验,并为埃塞俄比亚政府项目提供软件和硬件开发经验,是 OpenCog 开源 AI 平台的核心贡献者。另外也开展加速器项目,从全国各地筛选项目进入加速器计划,同时也和各个国际机构或跨国公司一起开展创业公司挑战赛,以扩大技术创新的影响力。

8.jpg

(非程创新团队与iCogLabs核心成员)

三、主要赛道机会及代表公司访谈

1.  金融科技赛道:

埃塞仍然是一个以现金为主导的社会。2017 年,拥有银行账户的成年人比例上升至 35%,但根据 Findex 的数据,同年只有 0.3% 的成年人拥有移动货币账户,在东非国家中属于滞后的水平。今年,埃塞央行已批准本地的非金融机构向埃塞居民提供移动支付服务。在此之前,只有银行和小微金融机构(MFI)可以提供此类服务。2012 年,埃塞俄比亚国家银行制定了一套监管移动和代理银行业务的政策,于 2013 年初生效。现在通过少数金融机构在各个地区提供移动货币服务。M-BIRR 在 12 月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后,于 3 月份正式启动。M-Birr 已经合作五家小额信贷机构,主要侧重于农村地区的贫困家庭,拥有 120 万用户,7 千个代理商。 

目前的 mobile money 产品主要有

银行系的 mobile money :存取款通过线下代理,转账和充值通过 USSD,没有 APP,代表产品包括 CBE-BIRR(埃塞商业银行)、M-BIRR。

银行系的 mobile wallet:存取款通过线下代理,转账充值通过 APP,可以在线支付,有 APP,代表产品包括 Amole(Dashen Bank 一家私有银行的产品)

私人公司的 mobile wallet:存取款通过线下代理,转账充值通过 USSD 或者 APP,可以进行线上支付,需要接入银行的 mobile money,本质上是聚合支付。代表产品:HelloCash、YenePay。

YenePay:移动支付产品。目前旗下有四款产品,通过交易佣金获得收入。

Yenepay Ecommerce:YenePay 的核心产品,面向电子商务企业,提供支付解决方案;

YenePay Mobile:适用于移动用户的移动支付服务;

YenePay E-invoice:主要针对希望通过开具发票来收款的企业和个人;

YenePay Bulk Pay - 针对一次向大量人员支付大笔款项的企业和个人;

另外,YenePay Remittance 正在开发中。

9.png

(非程创新团队和YenePay联合创始人)

以上所有服务需要银行支付执照 Bank Payment License,已经申请到,但是由于埃塞政策监管非常严格,因而业务还没有大范围铺开。目前已经开发了 42 家小商户客户。

BelCash:B2B2C 模式,理想是打造类似微信一样的超级App, 目前提供的服务主要有:

HelloCash:移动支付,agent banking,  目前有 120 万用户,8 千个代理商,已经合作 6 家银行,2 家小额信贷机构,没有资金池,资金通过合作的金融机构运转。

Hello Airtime:通过代理点分发运营商的话费。

HelloMarket:电商业务,自建仓库,目前有 1.5 万小商户,有线下提货点。

HelloSolar,提供清洁能源。

另外,娱乐类产品将于 2020 年上线。

Credoks:主要提供两项业务,第一:与运营商合作,提供话费的微小额贷款,比如 10 秒内审核通过的 1 美元话费贷款。还款期限通常为 3 个月,利率 10%。埃塞用户大部分一个月充一次话费,每次 50birr(1.5 美元)。运营商可以提供贷款人的基本信息和用户行为以做信用评估。已经运营 1 年整。目前已有 2070 万用户,收入与运营商分成。第二项服务为跨境转账, 国外用户存入美元,国内用户收到话费。 

2.  电信增值服务赛道

2019 年埃塞俄比亚电信收入 100 亿比尔,其中电信增值服务收入 5.9%,约为 5.9 亿比尔,约等于 2500 万美金。由于信用卡普及率低、移动支付发展滞后等原因,目前埃塞俄比亚内容提供商最主要的收款方式是通过电信扣费。因此,电信增值服务(VAS)在一定时期内仍有不小的机会。目前在 Addis Ababa 常见的电信增值服务包括游戏中心、媒体内容(彩铃、新闻、星座运程、音乐、视频点播等)、教育(英语学习、心理咨询等)以及本地票务等。服务提供商自己拥有 VAS 牌照或者和牌照方合作,通过电信扣费的方式收款,和电信运营商分账。

3.  出行赛道

首都 700 万居民至少需要 1.7 万辆公共汽车才能满足需求,政府仅满足了 69.7% 的需求,只有 4% 的人口拥有私人交通工具。Uber 目前没有进入埃塞俄比亚,本地网约车服务 Ride 和 Zayride 兴起以填补缺口。目前埃塞俄比亚共有 20 家左右的打车平台在竞争。首都潜在市场规模一天 10 万单,目前的打车平台日单在 2.5 万单左右,还有一定的增长空间。

Ride:提供本地出行服务,2014 年成立,Uber 模式。埃塞交通领域暂时没有向外资开放,没有 Uber 和Taxify,因此本地叫车应用占领了市场。Ride 目前仍在快速增长,2019 年底市场占有率约 80%,已经开始向投资人分红。同类竞品还有 Zayride, 成立于 2016 年,2019 年初完成了 A 轮融资,同时开展送货服务。

4.  本地生活服务赛道

埃塞的本地服务发展比较滞后,虽然人口基数庞大,有较大的市场容量,但是由于网络接入程度低且网络状况不够稳定,因此并没有涌现出具备一定规模的本地服务公司。不过,在新一轮经济改革中,政策正在变革,该领域有可能涌现极具竞争力的本地玩家。

Delivery Addis:外卖配送业务。主要流程为用户下单后,平台向餐厅打电话确认订单,之后派骑手取餐和送餐。目前以摩托车配送为主,送餐时间 40-45 分钟。收取订单 7%作为佣金,向骑手支付固定费用。已从美国融资 50 万美元。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埃塞俄比亚政府的禁摩政策,不过该政策存在游说和松动的空间。

10.png

(Delivery Addis创始人 Feleg Tsegaye)

TaskMoby:即时服务平台(on-demand service platform), 目前已经在 3 个国家运营(埃塞、坦桑、乌干达)。提供的服务主要有:

帮助谷歌等大公司收集各项服务提供者的信息并更新,收取咨询费。

黄页服务,商业模式主要是广告和用户电话咨询后获得的运营商分成。

即时服务平台:目前提供 5 类服务(清洁、电工、疏通水道等),已运营 6 个月,目前有 230 个服务工人(兼职)入驻,8 千个用户。未来会提供工人培训和审核,并拓展企业客户,也考虑为工人提供小额贷款。

5. 教育科技赛道

埃塞俄比亚距离欧洲比较近,文化上容易沟通。由于人口基础大,人力成本低,成为了继越南、印度后的下一个制造基地。从技术开发方面来说,越来越多的埃塞大学生加入学习代码和编程的行业,进入培训学校学习,为国外的公司提供外包技术服务。目前在该赛道的领军人物是 Gebeya,2016 年成立,在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塞内加尔和美国均有办公室,已经培养了 600 名编程人员,就业率超过 1/3。Gebeya 在 2020 年 2 月完成了 200 万美元种子轮融资,投资人包括 Partech 和 Orange Digital Ventures。目前提供三项服务:

课程培训:提供 4-6 个月电脑技术线下课程,相关培训适用于已经有基础的人,大部分老师是全职;

人才市场:G-talent, 提供短期开发人员,类似于外包服务;G-subscription, 每个月雇佣固定小时数的开发人员;G-made, 雇佣核心开发人员完成产品开发;G-box, 直接使用已经开发完毕的系统和模块空间;

办公空间:为初创公司提供共享空间和资金。 

11.png

(非程创新团队与Gebeya核心成员Dawit)

6. 医疗科技赛道

埃塞俄比亚人口众多,存在大量的农村人口和贫困人口,难以获得安全的水、住房、卫生设施、食品和卫生服务等。埃塞俄比亚约有 85% 的农村人口无法获得医疗保健。另外,艾滋病、结核病、疟疾、呼吸道感染和腹泻等传染病仍然是严峻的挑战。埃塞俄比亚有 1949 个卫生站和 141 个卫生中心,这些设施中许多都没有医生在场以提供护理,目前公共卫生部门只有 2152 位医生(每 4.2 万名患者中大约有一位医生)。美国埃塞俄比亚医院于 2017 年 4 月开始建设,政府希望通过公私合营(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的机制鼓励外国对该行业的投资。

医疗服务领域也出现了一些初创科技公司。Orbit Health,提供针对企业客户的服务,向医院提供医疗软件系统,比如门诊预约系统、电子病历系统、健康数据管理、健康咨询等精品医疗健康服务,帮助医院实现数字化改革。该公司通过创新的技术解决方案,可以将等待时间和患者周转时间缩短 55% 以上。

7. 农业科技赛道

此外,由于农业在埃塞基础经济中的重要性,农业科技行业内兴起很多创业公司,著名孵化器 BlueMoon 针对这个赛道有重点投入。

8. 能源科技赛道

能源电力基础设施的缺乏,导致埃塞有近 70% 的人无法获得低价稳定的电力服务,清洁能源赛道也兴起了创业公司。比如 HelloSolar,他和肯尼亚 M-KOPA 类似,提供家用的离网太阳能组件,可用于小型电器如收音机、手电筒的供电,用户以租代买(融资租赁的一种形式),租期通常为 12-18 个月。

四、非程结语

埃塞俄比亚与曾经的中国非常相似,庞大而年轻的人口、管制严格且相对孤立的市场,逐渐开放和正在变革的政府、基建和制造业方面的明显进展等等。数字经济的兴起使得埃塞在金融、本地服务、电商、零售、物流、农业科技方面,蕴藏着巨大的机会和潜力。由于缺乏外国竞争者,本地玩家有较长的时间窗口完成扩张,不过由于没有外国科技公司的培养,本地创业者会缺乏一定的国际化战略视野。

在早期投资方面,目前处于比较早的入场阶段,外国投资者刚刚开始涌入,如美国、欧洲和日本投资人等,本国投资人不够关注科技行业,导致初创公司种子轮资金很难募集,项目的估值都较低。对于中国投资人来说,可以多关注能在短期内产生收入,回流现金的赛道,如果项目本身还有美元储备,是最佳的选择。通过股利分配回收投资也是一个不错的退出途径。互联网金融、游戏、泛娱乐等电信增值服务、出行外卖等行业也可以重点关注。另外,2020 年埃塞俄比亚会举行大选,可能会存在一定的不稳定性和风险,不过由于疫情的影响,大选已经推迟。对于创业者来说,选择进入埃塞俄比亚市场,需要对赛道相应监管政策(尤其是对外资的限制)和退出渠道做好充分研究和准备,对结汇方案有充分的评估。

对于非程创新来说,埃塞俄比亚是非洲即将快速升起的新市场,处在改革开放的前夜,互联网和新经济创投领域即将爆发。


扫一扫 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白鲸客服微信白鲸客服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微信公众账号
骚虎高清视频